Photo Online - 攝影線上

 找回密碼
 加入攝員
八方遊樂輕鬆拍,FB最歡樂的社團幫【攝影線上G+專頁】按個+1吧!快到【攝影線上粉絲專頁】按讚吧!
查看: 3559|回復: 3

【轉帖】帝國的碰撞——大唐與阿拉伯帝國之戰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0-11-13 23:52:4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中國人在歷史上從來就沒有擴張、侵略性。所有的所謂的「擴張」都是因為被那些「夷族」騷擾得火冒三丈才不得已出兵滅掉以絕後患。唐朝也是如此。唐朝經營西域,也是因為不堪突厥騷擾而憤起還擊。

在貞觀四年(630年),驚才絕豔的名將李靖,僅僅以三千之眾,奇蹟般使得突厥主力土崩瓦解,而後與另一位大唐名將李世績的配合之下,一舉將東突厥徹底消滅。東突厥汗國納入中國版圖。唐朝利用投降的東突厥軍隊作為先鋒,開始經營西域,著手消滅西突厥(唐朝進軍西域大軍的第一位統帥就是著名的程咬金)。

電影《天地英雄》正是反映了當時豪氣雲天的唐人進軍西域,與西突厥人爭奪絲路並最終徹底擊敗西突厥殘部的史實。該片的全部拍攝地也正是新疆。

在伊吾(哈密)、鄯善等國臣服於唐朝之後,唐朝又於貞觀十四年攻滅了西域上的絆腳石:高昌國,建立了西州和安西都護府。此後唐朝連續剿滅了焉耆、龜茲、疏勒、于闐等二十幾個不聽話的西域小國,建立了以安西四鎮為核心的西域統治體系。當時的安西四鎮為龜茲(今新疆庫車)、疏勒(今新疆喀什)、于闐(今新疆和田西南)、焉耆(今新疆焉耆西南),安西都護府則座落在龜茲鎮。隨著大唐帝國的興起,同時代也有兩個強國正在悄悄崛起,一個就是青藏高原上有史以來最強大的帝國:吐蕃帝國。還有就是中東崛起的阿拉伯帝國。這兩個國家同唐帝國成為了這段時期西域歷史的主角。

先由吐蕃談起,安西四鎮的興旺很快就引起了吐蕃的覬覦,吐蕃於公元670年唐高宗咸享元年對安西都護府發動了第一次攻擊,拉開了兩國爭奪西域的序幕。此後唐朝與吐蕃在四鎮幾番爭奪,四鎮數度易手,終於唐朝在公元692年武周長壽元年,由唐武威軍總管王孝傑與武衛大將軍阿史那忠節(投降唐朝後為唐朝作戰的突厥人)聯兵攻破吐蕃,安西四鎮的爭奪戰終於暫時告了一個段落。從唐高宗到武則天這62年間,唐朝在西域與吐蕃進行了連續不斷的拉鋸戰,終於將太宗皇帝所打下的基業維持住了。

時間流逝,終於到了玄宗皇帝的時代,唐朝的國力經過幾十年的休養生息,在玄宗皇帝時期達到了頂點,而玄宗皇帝也是一個有遠大志向的皇帝,他並不滿足於只是作一個守成的君主。於是在他的領導下,唐朝開始了大規模的對外用兵。

此時的阿拉伯帝國也已經加入了爭奪西域的行列,並且在開元三年(公元715年)和唐朝有了第一次衝突,西域終於變成三個大國之間的角逐。

由於國力的強盛,在西域方面優勢開始向唐朝一邊傾斜,吐蕃在西域的擴張受到連續挫敗,甚至與阿拉伯帝國聯盟也不能佔得絲毫的便宜。首先在開元三年(公元715年),吐蕃與大食共同立了阿廖達為王,發兵攻打唐朝屬國拔汗那國。監察御史張孝嵩與安西都護呂休率旁側戎落兵(新疆土著兵)萬餘人,擊敗吐蕃與大食聯軍,奪得中亞重要的屬國拔漢那,威振西域。

然後是開元五年(公元717 年),突騎施聯合吐蕃和大食(阿拉伯)攻打四鎮,被唐朝再次擊敗。接著是開元十年(公元722年),吐蕃大軍攻打唐朝屬國小勃律,北庭節度使張孝嵩率疏勒副使張思禮以步騎四千救援,大敗吐蕃軍。

而阿拉伯方面,首先在被阿拉伯人稱為「列王之父」的阿卜杜勒·麥立克(685---705年在位)的任命之下,哈查只·伊本·優素福被任命為掌管東方的最高權利者,在他的領導下,阿拉伯的疆域向東方獲得了極大的擴張,由於垂涎中國的富庶,他應許他的兩個大將,穆罕默德和古太白,誰首先踏上中國的領土,就任命誰做中國的長官。於是古太白·本·穆斯林·巴西裡征服了塔立甘、舒曼、塔哈斯坦、布哈拉等大片中亞地區,而穆罕默德·伊本·卡西木征服了印度的邊疆地區,但是他倆都沒有能跨過中國的國界。

在開元三年和開元五年阿拉伯對中國的戰爭均遭到失敗之後,阿拉伯仍舊執著地向中亞進行擴張。由於地理上的巨大優勢,更因為唐軍這個時期在青海和吐蕃進行大規模的戰爭而無暇顧及西域,阿拉伯的影響力慢慢的體現出來,軍事加上宗教的影響使得唐朝原本在西域的屬國栗特諸國紛紛倒向了阿拉伯一邊。為了對抗阿拉伯在西域擴張,唐朝利用突騎施給了阿拉伯相當沉重的打擊。(突騎施是一個突厥族的部落,可汗名叫蘇祿,在中國很有名。中國以前拍過一個電影。這突騎施受了唐朝的安撫,一心一意為唐朝打了好多仗)

開元六年(718年)大食將加拉赫統兵北征,於河中(今中亞)北部得勝,並己準備侵入中國領土,但是被突厥人包圍,經過償付贖金,才好不容易得救。

開元十一年(723 年)大食呼羅珊已易將古太白·本·穆斯林·巴西裡,往任之初即興兵攻東拔汗那,突騎施奉詔出征,大破之。

開元十二年(724年)葉齊德二世歿,希沙木繼為哈利發(巴格達,阿拉伯人最高領袖),再遣古太白·本·穆斯林·巴西裡攻東拔汗那,圍其都渴塞城,爆發渴水日之戰,大食軍大敗,後衛主將戰死,導致原已叛附大食的康、石諸國復歸於唐,這一挫折使阿拉伯向東的擴張中止了約50年。

從724 至727 年,突騎施深深地滲入粟特國境,遠至康國(撒馬爾罕)本土。726年,突騎施為防衛骨咄(帕米爾以西)而與阿拉伯人交戰。這一段時間,突騎施在中亞是作為唐朝的代言人的身份出現的。突騎施敗亡之後,大名鼎鼎的高仙芝終於在此時登場了。

高仙芝本是高麗人,出身於將門之家。二十餘歲時即拜為將軍(跟他爹的官職一樣大(班秩相同))到了開元末,即升任安西副都護、四鎮都知兵馬使。

首先吐蕃以武力迫使小勃律(今巴基斯坦吉爾吉特)與之聯姻,由於小勃律地處西域要沖,小勃律的轉向使得西域諸國向唐朝進貢的通道被堵死,於是「西北二十餘國皆臣吐蕃」,由於地勢險要,易守難攻,加上吐蕃重兵駐紮於此,當時的四鎮節度使田仁琬曾3次討伐均未成功(「安西都護三討之無功」)。於是在天寶六載(747),唐玄宗任命高仙芝為行營節度使,率步騎一萬進行長途遠征。高仙芝行軍百餘日,從安西出發,經過撥換城(今新疆阿克蘇)進入握瑟德(今新疆巴楚東北),再經過疏勒(今新疆喀什),翻過蔥嶺(今帕米爾),過播密川,抵達小勃律特勒滿川,最後會師於吐蕃連雲堡(小勃律西北部今阿富汗東北的薩爾哈德)。連雲堡南面依山,北臨婆勒川。此時吐蕃連雲堡有萬人吐蕃兵防守,在激烈的攻防戰中,唐軍,斬五千人,活捉千人,獲得戰馬千餘匹,衣資器甲數以萬計。 吐蕃在小勃律的屏障被高仙芝拔除了。由於監軍邊令誠畏懼而不肯行。仙芝只好留下三千兵,讓邊令誠領著守城,自己率兵繼續深入,進逼坦駒嶺。坦駒嶺山口,海拔4688米,是興都庫什山著名的險峻山口之一。登臨山口,必須沿冰川而上,別無其它蹊徑。最後終於以千餘人大破小勃律,活捉小勃律國王及吐蕃公主。

天寶八載(749 )十一月,吐火羅(在今阿富汗北部)葉護失裡伽羅(來自梵文)上表唐廷說:師國(在今巴基斯坦北部奇特拉爾)王親附吐蕃,此王切斷了小勃律與克什米爾之間的交通,所以失裡伽羅欲發兵擊破師國,請求唐朝調發安西兵助戰,來年正月至小勃律,六月進至大勃律。安西四鎮節度使高仙芝奉命出軍,遂於翌年二月擊破師國,俘虜其國王勃特沒。

這兩次艱難的遠征使得高仙芝在西域獲得了極大的聲譽,被吐蕃和大食譽為山地之王。高仙芝的勝利也標誌著唐朝中國在中亞的擴張達到了頂點。此時,唐朝已經成為塔里木地區、伊犁河流域和伊塞克湖地區的佔有人和塔什干的宗主,控制了帕米爾山谷地區,成了吐火羅地區,喀布爾和克什米爾的保護者。高仙芝在庫車駐地上,其行為儼然是中國在中亞的總督。

就在高仙芝忙於對付吐蕃的時候,阿拉伯的國內發生革命,在750 年4月26日攻陷首都大馬士革,阿拔斯王朝(中國稱之為黑衣大食)建立了。在初步解決了吐蕃方面的問題之後,高仙芝開始採取手段對抗阿拉伯的勢力, 前文已經提到,在阿拉伯帝國的壓迫之下,中亞諸國均臣服於阿拉伯,雖然有突騎施曾經和阿拉伯對抗過一陣子,但是突騎施敗亡之後,阿拉伯迅速的恢復了在中亞的統治地位。為了打破阿拉伯的統治,高仙芝以石國(昭武九姓之一)無蕃臣禮節為由,發動了對石國的戰爭,其實這場戰爭的實質是為了打擊阿拉伯在中亞的勢力。

攻其石國實乃同大食重新爭奪河中。志在利用這一大食易代,河中叛亂的干載難逢良機。翦除大食羽翼。逐步規復唐朝在嶺外地區的政治主權。天寶十載(751)正月,「安西節度使高仙芝入朝,獻所擒突騎施可汗,突厥酋長、石國王、師王,加仙芝開府儀同三司。可見高仙芝主持的西域反攻確已取得了初期的勝利。

高仙芝旨在恢復唐朝在河中地區勢力的行動自然會遭到阿拉伯帝國的反擊,怛羅斯(今哈薩克江布爾城附近)戰役終於在天寶10年(公元751年)爆發。這是一場遲早要打的戰役,唐朝要恢復在中亞的霸權就必須擊敗阿拉伯,而阿拉伯要完全控制中亞則必須擊敗唐朝。

二、戰役前的實力對比

唐朝方面,主將是高仙芝,副將為李嗣業,別將為段秀實,兵力為安西都護府二萬漢軍,盟軍拔汗那以及葛邏祿部一萬人。高仙芝時代「凡鎮兵四十九萬,安西節度兵二萬四千」。怛羅斯之戰居然出動安西都護府八成以上的兵馬,說明這次高仙芝是下了血本的,也是對即將和阿拉伯的大戰有心裡準備的。唐軍雖說是馬步混合部隊,但是唐軍的步兵均有馬匹,平時以馬代步,作戰的時候才下馬作戰,戰鬥力極為強大。阿拉伯方面的主將是阿拉伯的呼羅珊總督阿布·穆斯林,手下大將為齊雅德·伊本·薩裡,兵力為呼羅珊本部宗教戰士四萬人,加上已經被阿拉伯控制的阿姆河與錫爾河流域的幾乎所有屬國的兵力十餘萬,總兵力當在十五萬至二十萬之間。在兵力方面,阿拉伯聯軍是佔據了絕對的優勢的。在素質方面,呼羅珊是是阿拉伯歷代經營的軍事重鎮,又是阿拔斯王朝起家的地方,呼羅珊騎兵的素質在阿拉伯帝國中當屬翹楚,都是精銳。

三、地理方面

地理方面,觀察地圖以及結合史書我們可以看出。高仙芝翻越蔥嶺(帕米爾高原),「深入七百餘裡」,其實已經在阿拉伯的地盤上作戰。阿拉伯在補給,情報等方面佔了絕對的優勢。

四、兵器方面


唐軍步兵均用陌刀,威力極大,列陣而出則「如牆而進」,肉搏時候威力不減,史載李嗣業用陌刀肉搏「當嗣業刀者,人馬俱碎」。騎兵方面則是輕重騎兵結合,一般使用馬槊,在近身肉搏時候則是用橫刀,也就是現在所稱的「唐樣大刀」。橫刀的鍛造技術在當時世界上是極為先進的,鍛造出來的刀鋒銳無比,而且步騎兩用,製造橫刀的技術後來被日本學去,成就了日本刀後世的聲名。唐軍的鎧甲拋棄了魏晉的具裝鎧,演變為以明光鎧為代表的唐十三鎧,重量更加輕,但是防禦力卻大大的提升。唐朝軍隊在武器上最大的優勢是擁有成熟的弩,唐軍一般使用四種弩,伏遠弩射程三百步(450米),擘張弩射程二百三十步(345米),角弓弩射程二百步(300 米),單弓弩射程百六十步(240米)在不同範圍均可以形成威脅。阿拉伯軍隊在這方面顯然遜色不少。由於高仙芝在與阿拉伯大軍對戰之前曾經圍攻怛邏斯城,我們有理由推測高仙芝還使用了車弩,也就是後世所稱的床弩。馬匹方面阿拉伯人佔了絕對的優勢,阿拉伯馬是世界上最好的馬種,這是唐軍所不能相比的。

五、戰役過程

高仙芝消滅石國之後,中國在中亞的勢力有所恢復,為了對抗高仙芝的進攻活動,阿拉伯聯合河中所有屬國準備進行反擊,高仙芝得到這個情報之後於天寶10年四月(公元751年),從安西出發,準備先發制人。

在翻過帕米爾高原(蔥嶺),越過沙漠,經過了三個月的長途跋涉之後,高仙芝在七月份到達了阿拉伯人控制下的怛邏斯,並且開始圍攻怛邏斯城。

由於阿拉伯人早就在準備對安西四鎮的攻擊,在接到高仙芝進攻的消息之後立即組織了十餘萬的大軍趕往怛羅斯城,雙方在怛邏斯河兩岸、今天的奧李-阿塔(今江布爾)附近展開了決戰。

在高仙芝的指揮之下中國人是極其善戰的,靠著步兵的強弓硬弩,高仙芝曾經佔有很大的優勢,中國騎兵一度完全壓制了阿拉伯騎兵,但是由於阿拉伯聯軍數量極多,高仙芝無法取得最後的勝利。

戰鬥進行到第五天,形勢突變,中國軍隊戰鬥到傍晚之後,葛邏祿僱傭兵突然叛變,他們從背後包圍了中國漢軍步兵並且斷絕了他們與騎兵的聯繫。

而阿拉伯聯軍乘中國軍隊由於葛邏祿僱傭兵突然叛變而暫時混亂的機會,出動重騎兵突擊中國軍隊的中心,於是高仙芝終於潰敗,兩萬人的安西精銳部隊,只剩下數千人逃出生天。

在收攏殘兵之後驍勇的高仙芝並不甘心,依然想進行一次反擊,但是在副將李嗣業的勸說之下終於放棄。

由於對中國軍隊在怛羅斯戰役中表現的驚人的戰鬥力印象深刻,阿拉伯人並沒有乘勝追擊,只是鞏固了他們在中亞的霸權而已。再後來因為阿拉伯軍的主將阿布·穆斯林功高震主而被謀殺,手下大將齊雅德·伊本·薩裡(戰勝敵人卻被自己人處理)也被處死,其餘部於是叛亂,呼羅珊陷入混亂,阿拉伯忙於平亂,對於遙遠的中國已經是有心無力了。而中國方面由於安史之亂,國力大損,也只能放棄在中亞與阿拉伯的爭奪。

六、總結

怛羅斯中葛邏祿部族是極其關鍵的角色,他們的叛變成為了怛羅斯之戰的轉折點,關於葛邏祿部反叛的原因,我認為這是和阿拉伯人交易的後果,葛邏祿人幫助阿拉伯人打敗唐朝軍隊,而阿拉伯則默許葛邏祿人在兩河流域附近的擴張。


安西都護府在怛羅斯之戰後損失慘重,精銳損失殆盡,但是盛唐時期的恢復能力是驚人的,僅僅過了兩年,升任安西節度使的封常清於天寶十二年(753年)進攻受吐蕃控制的大勃律(今克什米爾西北的巴勒提斯坦),「大破之,受降而還。」這說明安西都護府的實力已經大體恢復,如若不是安史之亂,安西都護府是有能力再次和阿拉伯人一較長短的。


怛羅斯之戰的後果是阿拉伯帝國完全控制了中亞,中亞開始了整體伊斯蘭化的過程。另外一個眾所周知的後果就是中國的造紙術由是西傳,撒馬爾罕成為了阿拉伯帝國的造紙中心,西方文明也因此獲得了迅速的發展。關於唐朝最後退出中亞的爭奪,個人比較同意白壽彝先生的看法,即是唐朝的退出不是因為怛羅斯之戰,而是因為安史之亂,因為安史之亂,即使是怛羅斯之戰獲勝,唐朝依然會退出中亞,這是必然的結果。

天寶十四年(755年)十一月,安祿山叛反於范陽,天下大亂,唐朝在西域的輝煌也隨著盛唐的崩潰而隨風消逝,只留下那些不朽的詩篇還在被後人傳唱…
-- 攝影線上 - Photo Online http://photoonline.com.tw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23:56:51 | 顯示全部樓層
高仙芝(高丽人)和封常清的下场也很惨,比对手:阿布·穆斯林和齐雅德·伊本·萨里好不了多少!在安史之乱的时候被太监边令诚害死了!
-- 攝影線上 - Photo Online http://photoonline.com.tw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23:59:22 | 顯示全部樓層
【高仙芝之死】


朝政府的慣例,邊將不久任,這是為了防止武將長期在外駐守,擁兵自重,產生異心,因此凡總管,節度使等,即便是功臣元勛,都是三兩載就召回,除非邊防持續吃緊。像朔方、河東、河西等節度使甚至都由宰相遙領。這種做法的另一個好處是,配合高效的人才選拔制度(舉薦和科舉並用),有利於真正有才能的人脫穎而出,初名將輩出,與此不無關係。


情況在玄宗愛上美人而忘了江山的時候發生了變化,李林甫楊國忠先後把持朝政,這二位都算是聚斂之臣,因循守舊,在政治上的才能也還說的過去,天寶年間朝政府的財富積累達到了頂峰,但作為宰相的胸襟上,就差的太遠了。


李與楊都是好大喜功,嫉賢妒能,恃寵而驕,黨同伐異之輩,這兩個人先後得到的專任打破了朝中央政府的平衡,也牽動了地方上的平衡。


御史為言官,有監督彈劾大臣的權力,且掌管部分刑法,是相對獨立於其他部門而直接對皇帝負責的機構,時對此職務尤為重視。初至玄宗以前,御史大夫、御史中丞等官員往往為皇帝極為看重的人擔任,即便公卿宰相,開國元勛,也不得不受其監督節制。武則天時周興、來俊臣等,可作為反面的例子,而徐有功可作為正面的例子,無論如何,在這個職位真正獨立時,都能起到積極的作用。而到李林甫執政時,御史中丞、御史大夫楊慎矜、王鉷、宋澤等人都成了宰相的心腹,到楊國忠時更甚,因楊本身為侍御史出身,更是將此部門集於一身,這樣一來,監督機構不再獨立而成為被監督者的附屬機構時,有些人就可以為所欲為了。巴結或賄賂李與楊遠遠超過了奉公守法或者政紀卓著所能得到的好處。政府機構的集體腐敗是王朝全面崩潰的開端,由此帶動的正常制度的破壞,則加速了崩潰的進程。


安祿山的叛亂在這種形勢下已經蘊含著必然性。


范陽節度使的駐地在涿州,開元年間實行和糴政策後,江南地區的租谷換成了租布,政府所收得的布匹統一存放在范陽作為軍需,因此此地還稱為「北庫」,數十年的太平盛世積累了大量的財富。安祿山專寵後,先以平盧節度使兼范陽節度使,然後又兼河東節度使,且久任不調,使他有了培植自己勢力的機會。


時范陽、平盧、河東三鎮按常規定例駐守的軍隊就有十四萬之多,再加上私自招募的軍隊,數量就更為可觀。


開元以後,府兵制逐漸流於形式,宰相張說在公元723年廢除府兵制而改為募兵制,守衛京師的兵馬稱為彍騎,這種制度沒有維持多長時間就遭到了破壞,因為有錢人可以拿錢來抵兵役,窮人則無可奈何,有的為逃避賦稅,年老體弱者也去當兵。宿衛京師的軍隊到天寶年間聲譽降到了最低點,當兵的因為遊手好閒腐化墮落成為社會上最被人瞧不起的職業,可想而知其戰鬥力。


與此相反,邊境地區的方鎮之兵的來源雖也由招募而來,但軍隊的體系結構卻有所不同,且由於不斷有戰爭的磨練而保持著精銳。范陽、河東和平盧三鎮的兵馬在野心勃勃的安祿山手裡經過精心培植和訓練,相比宿衛京師的飛騎、彍騎,就是虎狼之師了。朝廷的不信任,僅僅是安祿山叛亂所需要的一個觸發器而已:他屢次進京,對中原地區的兵力空虛瞭如指掌;他有足夠的理由來煽動生活艱苦的戍邊將士的不滿情緒,並許以重賞來發動一場戰爭。於是,安史之亂爆發了。


在此之前,高仙芝已在長安城裡過了將近四年安逸奢華的生活,封妻蔭子固然是一種榮耀,但離開了金戈鐵馬的沙場對一個能征善戰的武將來說,是不是意味著另一種悲哀?當然這只是我個人的猜測,好在高仙芝的一生,注定不會這麼默默無聞,不管成敗功過,總有機會青史留名。叛亂發生後,有道是漁陽鼙鼓動地來,叛軍鐵騎所到之處望風披靡。從酒池肉林中驚醒的玄宗皇帝腦子已經不大清楚了,到此時還未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現成的兵是不多,朔方、河西、隴右的兵遠水解不了近渴,於是拿出錢來招募了幾萬市井百姓,就得意洋洋的覺得輕鬆平滅叛亂是指日可待的事。這種不以為然的情緒普遍地迷惑著長安的上上下下,就連剛從安西返回京城的封常清,也不免說出大話,以為天兵一出,叛軍就立刻土崩瓦解了。——輕敵使局勢變得危險萬分。


公元755年十二月,玄宗任命其子榮王李琬為討賊元帥,高仙芝為副元帥出兵平叛。兵馬元帥這個職銜,是高祖李淵所設立,慣例是以親王為元帥,大將副之。這個榮王李琬,不知是怎麼回事,沒過幾天就死掉了。次年一月,玄宗皇帝到望春亭慰勞出征將士,又令宦官邊令誠做了監軍——時制度,節度使出征,必使內侍一人監其軍,高仙芝此次的出征,雖不是以節度使的名義,但內容上差不多——高仙芝帶著五萬烏合之眾出了潼關,往東進軍了。這裡所說的烏合之眾,是指高仙芝所帶的兵馬,有一部分禁衛軍飛騎彍騎,有一部分留在京師的戍邊將士,大部分則是新招募的百姓,整個一雜牌軍,戰鬥力極差。


由於之前封常清已經先期至洛陽募兵禦敵,因此高仙芝所率之部隊就在陝郡(今河南三門峽附近)駐紮下來,此時封常清已被安祿山軍隊擊敗,洛陽失守,逃到了陝郡與高仙芝會合。士卒的鮮血換來的經驗使二人很快就達成共識:以新招募之未訓練士卒抵禦士氣正盛的河北騎兵,無異於以卵擊石,此時最好的辦法是尋險要處固守,暫時阻礙、侵消叛軍鋒銳,等待各地,尤其是朔方、河西、隴右、安西等地趕來支援的精銳部隊,然後再期待雙方實力對比上的根本扭轉。可惜這樣清晰的對時局的把握,在當時的情況下,只會被視為怯敵


高仙芝和封常清商量之下,決定放棄陝郡退守潼關。太原倉就在陝州,為中部重要的轉運倉庫,由江淮運來的租稅,都存於此地,然後轉運至關中,到天寶年間,天下富庶,太原倉中也聚集著大量糧食財物。高仙芝當時下令開倉,取出錢和絹布分給將士,其餘放火燒掉,以免為叛軍所用。這些事情還未處理妥善,叛軍已殺到,高仙芝急忙率軍撤離,將甲仗等沿途拋棄,引誘敵軍以延緩其追擊速度,終於退至潼關。


潼關是關中平原的東部門戶,是去長安的唯一通路,家鄉俗語云,八哥的嘴巧,過不去潼關,足見其險。高仙芝率軍隊到達潼關後,立即著手修繕城防,準備守城器械,督促將軍李承光領兵嚴守城池;同時抓緊訓練士卒,當時封常清已被貶為庶人,高仙芝讓他穿黑色衣服,監管左右部軍,使軍隊在�諛諉婷慘恍隆5擾丫齡厥保丫朗厝繽教諞話悖ザ啻問О芎螅緩貿吠肆恕9淌劁兀韉卦帽蟺拇⒅呦芍ゲ壞拮錚炊洩Γ緩罄啡床皇欽庖恢中捶ā�


之後的情形,兩中描述的已經很詳盡,每讀至此,悲憤不能自已,特轉述之,不願再以自己的破筆損傷分毫:「初,令誠數私於仙芝,仙芝不應,因言其逗撓狀以激帝,且云:『常清以賊搖眾,而仙芝棄陝地數百里,朘盜稟賜。』帝大怒,使令誠即軍中斬之。令誠已斬常清,陳屍於蘧祼。仙芝自外至,令誠以陌刀百人自從,曰:』大夫亦有命。』仙芝遽下,曰:『我退,罪也,死不敢辭。然以我為盜頡資糧,誣也。』謂令誠曰:『上天下地,三軍皆在,君豈不知?』又顧麾下曰:『我募若輩,本欲破賊取重賞,而賊勢方銳,故遷延至此,亦以固關也。我有罪,若輩可言;不爾,當呼枉。』軍中咸呼曰:『枉!』其聲殷地。仙芝視常清屍曰:『公,我所引拔,又代吾為節度,今與公同死,豈命歟!』遂就死。」


遙想當時情景,想必天昏地暗,日月無光吧。可嘆一代名將,竟這麼草率地像殺小狗一樣被殺掉了,千古之後,仍令人扼腕不已。


宦官專權亂政,從玄宗開始,之後貫穿於朝一代,從高力士到邊令誠到李輔國到程元振到魚朝恩,其間凡赤心為國而不饞事權貴的大臣,幾乎無一能免於迫害。宦官之亂此起彼伏,制度中給予宦官的地位過高,是弊端的根源所在。


可笑的是,老邁昏聵的玄宗這麼相信邊令誠這個宦官,後來逃出長安時將府庫鑰匙也交給他掌管,這傢伙倒省事,直接拿去交給了安祿山。


高仙芝與封常清被殺後,大大傷害了各地抵抗叛亂的將士的心,玄宗隨後不得不品嚐自己親手釀下的苦果。繼高仙芝後做討賊元帥的哥舒翰,被迫開關迎敵,結果大敗而歸,等再想固守時,其部將怕重複高仙芝故事,挾持其往叛軍中投降。潼關一失,長安微若累卵,玄宗不得不狼狽出逃了。——不如此,不足以證高仙芝之冤也!此後政府不得不花費更多的時間和力量來應付叛亂,待動亂勉強平息後,國家已千瘡百孔,再也難以恢復元氣了。
-- 攝影線上 - Photo Online http://photoonline.com.tw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4 00:02:19 | 顯示全部樓層
将军不死于战场


而死于内部的勾心斗角

可叹!!!!!
-- 攝影線上 - Photo Online http://photoonline.com.tw


新聞稿投稿|合作提案|活動宣傳|手機版|隱私權政策|Photo Online - 攝影線上  |人工智能  

GMT+8, 2017-11-25 11:53

攝影線上 版權所有

© 2010~. Corn Idea Crop.,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