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Online - 攝影線上

 找回密碼
 加入攝員
八方遊樂輕鬆拍,FB最歡樂的社團幫【攝影線上G+專頁】按個+1吧!快到【攝影線上粉絲專頁】按讚吧!
查看: 15159|回復: 0

[角落∘紐約] 爵士不死(下)—樂魂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2-4-25 04:02:4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Yu-HsinShellyLu 於 2012-4-25 04:19 編輯

這晚,我坐在WBGO舉辦的爵士表演晚會。

我之所以會出現在這場由曼哈頓音樂學院非裔古巴爵士樂團(WBGO Manhattan School of Music Afro-Cuban Jazz Orchestra)演出的晚會,得追溯到兩個月前發生的一件事:

兩個月前,我替朋友照顧貓,一整個月的每天,我都得前去她的公寓,每經過樓下管理處,我便會對門房說:Hello Sir! (走的時候,就說GoodbyeSir!)

第一次見面,早班的門房跟我說:「我一次就記住你叫Shelly,因為我們樂團有個鼓手也叫Shelly。」那時我便隱約知道,他跟樂團有那麼一點關係,但什麼關係?就不清楚了。

另一次見面,門房跟我說:「我今天要來去跳騷莎!」我等著電梯,他在一旁跳了起來(話說,我個人認為,騷莎舞跳看起來很像在說「我超想尿尿但找不到廁所」)。

或許是我每次的熱情回應,讓門房哥哥覺得我是個分享的好對象,有一次我進門(Hello Sir!)他便抓住我說:「我的好朋友,綽號”一千隻手”,將要在林肯中心的爵士廳表演,你一定要來!他已經九十一歲了!而且,我要去幫忙他們弄那個晚會。」興奮之情溢於言表,我不知道一千隻手是誰,也還不知道林肯中心在哪,但因他的熱情感動,我答應了他去。

再一次,我進門(Hello Sir!),門房哥哥說:「快來,我有東西給你看!」他掏出了一本相簿,裡面滿是他與不同樂手的合照,穿起筆挺西裝,煞是個樣子。我心想,他必定是一個愛好音樂的人,但在音樂人之前,又如同一個孩子對鹹蛋超人的崇拜一樣。我試圖想問問他在樂團裡做些什麼,他就只說:「我就幫忙,you know,就是幫忙!」

表演前最後一次見到他,他在我面前戴起一副太陽眼鏡,說:「你看!我為了音樂會買的,而且還買了一套新西裝!」直到這時,我心裡決定:無論他在那裏是幫什麼小忙,我一定得去,一定得為這令他如此興奮與熱情投入的音樂會撐一下腰。

所以,這晚,我便坐在WBGO舉辦的爵士表演晚會。

說坐,算好聽了。那天晚會滿場,我是最後一個進去的人,服務生硬是擠出了個舞台旁窗台上的空間給我,能坐下就算是個座位,他們也樂得多收25美元。我遙見門房哥哥站在舞台與後臺之間的通道,煞有其事地維護安全。「他只是來幫這個忙的,站著,維護秩序,但卻為了這個身分買足西裝墨鏡,還興奮了一兩個月。」我想著。

最後一曲,指揮說他們將要邀請一位特別來賓,在演奏中間進場跟大家一起玩音樂。伸縮喇叭、薩克斯風、非洲鼓(Conga)齊揚,然後漸退獨剩Conga間奏,這時蹣跚走進一位拄著拐杖的老人,由門房哥哥攙扶著進場──那便是門房哥哥說的「一千隻手」,他擱下拐杖,蹣跚盡失,敲打著Conga的美妙節奏就真與他綽號齊名──一千隻手(但打完又手抖著拄拐杖喔!)。

你知道什麼狀況最適合說自己「有眼不識泰山」嗎?就是當別人的名字在維基百科有出現但你不知道,這時候就要說自己有眼不識 泰山了!

這位九十一歲老先生,在晚會的前一天剛剛過完生日。他是人稱坎迪多的Candido de Guerra Camero先生,1921年4月22日出生於古巴,1950年代起便為許多爵士節目演奏。他也是將Conga鼓運用在爵士音樂的先驅之一。他於1952年搬來紐約,並與許多音樂人合作錄製爵士音樂。2008年獲得國寶級藝術爵士大師獎(National Endowment for theArts Jazz Masters Award)的殊榮。

謝過你這爵士樂魂!

Happy Birthday, Mr. Candido!

With Mr. Candido Camero.JPG
圖說:我、門房哥哥與坎迪多先生


-- 攝影線上 - Photo Online http://photoonline.com.tw


新聞稿投稿|合作提案|活動宣傳|手機版|隱私權政策|Photo Online - 攝影線上  |人工智能  

GMT+8, 2018-1-20 11:11

攝影線上 版權所有

© 2010~. Corn Idea Crop.,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